一川

活在当下★

【A/Z Für Immer】Chapter 2.

「跨越冰封的雪域,穿过血染的荆棘,为了你」

“呼……”猛地睁开眼,斯雷因颤抖着喘着粗气,呼出的白雾在月光下转瞬即逝,下意识地抱住了双臂,才发觉自己还穿着单薄的囚服,冰冷的皮肤已经快要失去知觉。

为了不被人发现,斯雷因关闭了机体所有的电力,深夜骤降的温度让他没有办法安稳地入睡,疲劳和饥饿让意识越发薄弱,强撑着身体观察着周围的情况。

这片区域没有高大的建筑,并不适合隐藏,不能放松警惕,斯雷因早有打算,单凭机体剩下的补给完全不够走出这片冰域,早上从联合军基地出来也遇上了小规模的战斗,估计敌人很快就能锁定自己的位置,在这里耗着只能等死。“除非……”接下去的事情斯雷因不愿再想,不自觉的皱起了眉头。

寒冷的空气似乎让记忆更加清晰,过去的一幕幕在斯雷因的脑海里重现,像一把利器,深深地扎着他的心,那些自以为已经被时间消磨了情感又渐渐浮现,四壁的灰墙,激烈的战场,穿心的子弹,扬起的长鞭……

意识模糊中那个温柔的吻。

一滴泪不经意落下,打在了手心上,斯雷因慢慢收紧拳头,把泪水攥在手里。“大概这次真的会死吧,你说是不是?”无奈地笑,在清冷月光下那个孤独的笑,那个孤独的灵魂,那个孤独的骑士,调整了一下姿势,把目标指向费劲周折才逃离的陆扬城。

「究竟要轮回多少次,才能得到你说的救赎」

此时的陆扬城气氛诡秘,安静得过分,没有一丝生气,早上的警卫也不见踪影,俨然一座空城。

「陷阱?」

斯雷因一下子警觉了起来。在原地等待了许久,眼看电量已经快要耗尽,斯雷因打开所有的推进器,直逼陆扬城的大门,肆虐的风雪为白色的机体起到了很好的掩护,很快就顺利抵达了门口。

跳下机体持着仅有的一把枪小心翼翼地接近。整个陆扬城一片死寂,让他越发地困惑和不安,“到底是哪里不对劲……”正一步步向总控制室前进的斯雷因突然听到不远处一个掉落的对讲机发出的声音,“嘶……请确……认……是否……全部撤……嘶……离?”

「撤离?」

总控制室内一片狼藉,地上到处散落的文件,似乎是不久前才匆忙搬离的。“怎么会!”斯雷因拿起手边的一份文件,蓝色的瞳孔瞬间放大,里面所写的内容让他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这巨大的陆扬城装载着几千吨的炸药,其存在的意义,就是毁灭。

斯雷因抬起头看见了正对的屏幕上正跳动的数字,距离引爆已经剩下不到两小时了,如果真的让炸药引爆,这个数量的炸药会波及的范围和威力都让人不敢想象,一切都会被毁灭殆尽。

「蓝天,大海,鸟儿,她所想守护的一切都无法幸免」

斯雷因第一次觉得,自己是这样的无能为力。

陆扬城自我毁灭的状态一旦开启便是无法挽回,想要停止,除非真正的Aldonach的继承人,否则谁都没有办法。“公主……”靠着指挥台慢慢滑落,瘫坐在地上的斯雷因目光涣散,“你说我是不是很没用……”嘴角扯出一个苦笑。在冰冷的地面坐了一会儿,斯雷因撑起身体向大门走去,“如果把外部防护打开,应该会减少一点冲击。”嘴上这么说,但心里却了然,这种规模的爆炸,做什么都是徒劳。

「看来连最后一面都见不上了,也好,就这样忘了我吧」

快要走道大门,斯雷因一下子警觉了起来,虽然外面风雪的声响很大,他还是听出了有机体靠近的声音。下意识得握紧了手里的枪,斯雷因躲到了门后,紧盯着那架越来越靠近的机体。“是敌人么,真是不要命。”正低声喃喃,斯雷因看到风雪中跳下的一个身影,虽然隔的很远,虽然风雪交加,他还是看清了。

「公主,你为什么要来」

手中的枪再也握不住了,呼吸开始变得急促,眼睛里泛起的泪水模糊了视线,即便已经看不清楚,斯雷因却依旧死死地盯着那个身影的方向,颤抖着丢下手中的枪紧紧地捂住自己的嘴,不让自己哭出声来。霎时眼前一黑,斯雷因靠着门滑落瘫倒在地上。

「我以为,再也见不到你了」

「我曾经问自己,怎么一切就变了呢,怎么一回头你就不在了呢」

「我曾经欺骗自己,永远都见不到你也没有什么关系,自己已经接受这一切了」

「可我终究,还是你的骑士」

TBC.


评论
热度(3)
© 一川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