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川

活在当下★

【All斯雷因】A/Z Für Immer

短篇/已完结/公主略OOC/看不下去坑结局于是续写的产物/求轻喷

「真是可笑,连命运都不许我了结这躯体」

宣布和平十五年后/地球联合军基地

手里的勺子泛着淡淡的银光,“等一下就靠它了呢。”斯雷因转头望着铁窗外的蓝天出神。“伊奈帆也好久没有来了。”嘴角扬起微微弧度

“不来也好,省得他妨碍我。”

为了防止斯雷因自我了结,伊奈帆特别叮嘱监狱长餐具不可以用刀叉,筷子也不行,设施不可以有锋利的边角,就连四周的墙壁也做了防护,就怕斯雷因趁他不在的时候自尽。

为了那个可笑的承诺

为了“拯救”他

“啪!”

勺子的头被拧了下来,剩下尖锐的缺口,斯雷因高高地举起双手,让利器对准了脖颈,寒光映射在幽蓝的瞳孔中让人战栗。大概是出于本能斯雷因的呼吸开始变得急促,身体似乎是嗅到了死亡的气息,双手也开始微微颤抖,斯雷因无奈地笑了。

「都这个时候了自己还在害怕什么」

公主也好,罪名也罢,十五年了,一切都在这十五年间,在这监牢里被消磨殆尽。一直以来想要就这样结束了,尝试了许多次,失败了许多次,以为真的就要这样陪着一盘棋苟活。但是近来不仅守卫变少了,伊奈帆来的次数也越来越少,大概自己,早就被世人遗忘了吧。

「作为“罪人”存在的自己,背负一切仇恨的自己,没有再存在于世的理由了」

“公主……”

「再也不见吧」

“磅!”

“咳咳……”一瞬间涌入的沙石迷雾让斯雷因喘不过气,巨大的响声让他感到一阵眩晕,踉跄地坐到了地上,脑子里一片空白。

什么都看不清,发生了什么?什么人连联合军基地的监狱都敢闯?和平时期怎么会发生这种事?太多疑问,却无人应答。

就这样坐着平静了一会儿,空气中的颗粒物也渐渐散去,斯雷因扶着墙慢慢站起来,睁开眼睛想要看看四周的情况,一阵强光射了进来,下意识用手遮住双眼,透过手指的缝隙,斯雷因被眼前的景象惊呆了。

监狱被炸出了一个大坑,四周墙壁上闪烁着星星点点的红灯,显然已经进入了警戒状态,地上到处去散落的残骸,空无一人,仿佛一切都静止了。

“已经被遗弃了么。”

可是作为最后的避难所怎么可能就这样被遗弃,似乎也没有任何战斗的痕迹,单纯的爆炸?不可能。撤走的警卫,不怎么来的伊奈帆,和平年代……好好想一想!

“可恶,究竟发生了什么。”

迎着阳光斯雷因向上看去,头顶上联合军基地的大门已经被炸开,能够看到外面的风雪。

“真是一点儿没变啊。”

斯雷因把目光转向更远的地方,瞳孔渐渐收缩,一瞬间心里了然,一切都因为不远处那熟悉又久远的建筑。

伫立在冰雪之上的巨大的——陆扬城

“什么嘛。”

斯雷因扬起脸磕上了双眼,感受着从外面袭来的寒气,飘落进来的雪花在阳光下闪闪发光,宁静的,安详的,不合时宜的,落在斯雷因银色的头发上,让他也泛起了光芒。

紧紧握着手里的勺把,听着心脏咚咚的跳动声,不行,她一定出事了,她一定很害怕,她一定会等着她骑士……吗?

几秒钟之后斯雷因拉开手臂把勺子狠狠地丢了出去,金属掉进了深不见底的废墟之中,没有声响。

今日,监狱中最后一个犯人出逃了

「既然不让我死,那就让我活着再守护她一次吧」

虽然斯雷因对于联合军基地的布局十分熟悉,但是爆炸之后到处都是废墟,通道被掉落下来的建筑堵住,一切已是面目全非。光着的双脚被地上的碎片割出了大大小小的伤口,踩着血迹奔跑的斯雷因却根本顾不上这些

“我得出去,我一定要……!!”

又是一条死路,如果停滞在这里,我根本就没有办法见到她,我要怎么……保护她。

“可恶,可恶,可恶,可恶……”一下又一下,用力地捶着地面的钢板,一下又一下,用尽了全身的力气,然而却是徒劳,地面除了留下了他的血迹没有丝毫的变化。

勉强支撑着自己准备站起来往回走,看看是否还有其他的出口,心里想着或许应急通道还没有被损坏。

“哐!”

刚才的地方伴随着巨响扬起了周围的尘埃。透进来的光照在熟悉的白色机体上,全被斯雷因看在眼里。

“谢谢。”

「我是负罪之人,我是世人仇恨之人,我是你的骑士」

「跨越冰封的雪域,穿过血染的荆棘,为了你」

“呼……”

猛地睁开眼,斯雷因颤抖着喘着粗气,呼出的白雾在月光下转瞬即逝,下意识地抱住了双臂,才发觉自己还穿着单薄的囚服,冰冷的皮肤已经快要失去知觉。

为了不被人发现,斯雷因关闭了机体所有的电力,深夜骤降的温度让他没有办法安稳地入睡,疲劳和饥饿让意识越发薄弱,强撑着身体观察着周围的情况。

这片区域没有高大的建筑,并不适合隐藏,不能放松警惕,斯雷因早有打算,单凭机体剩下的补给完全不够走出这片冰域,早上从联合军基地出来也遇上了小规模的战斗,估计敌人很快就能锁定自己的位置,在这里耗着只能等死。

“除非……”

接下去的事情斯雷因不愿再想,不自觉的皱起了眉头。

寒冷的空气似乎让记忆更加清晰,过去的一幕幕在斯雷因的脑海里重现,像一把利器,深深地扎着他的心,那些自以为已经被时间消磨了情感又渐渐浮现,四壁的灰墙,激烈的战场,穿心的子弹,扬起的长鞭……

意识模糊中那个温柔的吻。

一滴泪不经意落下,打在了手心上,斯雷因慢慢收紧拳头,把泪水攥在手里。

“大概这次真的会死吧,你说是不是?”

无奈地笑,在清冷月光下那个孤独的笑,那个孤独的灵魂,那个孤独的骑士,调整了一下姿势,把目标指向费劲周折才逃离的陆扬城。

「究竟要轮回多少次,才能得到你说的救赎」

此时的陆扬城气氛诡秘,安静得过分,没有一丝生气,早上的警卫也不见踪影,俨然一座空城。

「陷阱?」

斯雷因一下子警觉了起来。在原地等待了许久,眼看电量已经快要耗尽,斯雷因打开所有的推进器,直逼陆扬城的大门,肆虐的风雪为白色的机体起到了很好的掩护,很快就顺利抵达了门口。

跳下机体持着仅有的一把枪小心翼翼地接近。整个陆扬城一片死寂,让他越发地困惑和不安。

“到底是哪里不对劲……”

正一步步向总控制室前进的斯雷因突然听到不远处一个掉落的对讲机发出的声音。

“嘶……请确……认……是否……全部撤……嘶……离?”

「撤离?」

总控制室内一片狼藉,地上到处散落的文件,似乎是不久前才匆忙搬离的。“怎么会!”斯雷因拿起手边的一份文件,蓝色的瞳孔瞬间放大,里面所写的内容让他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这巨大的陆扬城装载着几千吨的炸药,其存在的意义,就是毁灭。

斯雷因抬起头看见了正对的屏幕上正跳动的数字,距离引爆已经剩下不到两小时了,如果真的让炸药引爆,这个数量的炸药会波及的范围和威力都让人不敢想象,一切都会被毁灭殆尽。

「蓝天,大海,鸟儿,她所想守护的一切都无法幸免」

斯雷因第一次觉得,自己是这样的无能为力。

陆扬城自我毁灭的状态一旦开启便是无法挽回,想要停止,除非真正的Aldonach的继承人,否则谁都没有办法。

“公主……”

靠着指挥台慢慢滑落,瘫坐在地上的斯雷因目光涣散,“你说我是不是很没用……”嘴角扯出一个苦笑。在冰冷的地面坐了一会儿,斯雷因撑起身体向大门走去。

“如果把外部防护打开,应该会减少一点冲击。”

嘴上这么说,但心里却了然,这种规模的爆炸,做什么都是徒劳。

「看来连最后一面都见不上了,也好,就这样忘了我吧」

快要走道大门,斯雷因一下子警觉了起来,虽然外面风雪的声响很大,他还是听出了有机体靠近的声音。下意识得握紧了手里的枪,斯雷因躲到了门后,紧盯着那架越来越靠近的机体。

“是敌人么,真是不要命。”

正低声喃喃,斯雷因看到风雪中跳下的一个身影,虽然隔的很远,虽然风雪交加,他还是看清了。

「公主,你为什么要来」

手中的枪再也握不住了,呼吸开始变得急促,眼睛里泛起的泪水模糊了视线,即便已经看不清楚,斯雷因却依旧死死地盯着那个身影的方向,颤抖着丢下手中的枪紧紧地捂住自己的嘴,不让自己哭出声来。

霎时眼前一黑,斯雷因靠着门滑落瘫倒在地上。

「我以为,再也见不到你了」

「我曾经问自己,怎么一切就变了呢,怎么一回头你就不在了呢」

「我曾经欺骗自己,永远都见不到你也没有什么关系,自己已经接受这一切了」

「可我终究,还是你的骑士」

「星辰,大海,是我赠予你最后的礼物」

“斯雷因!斯雷因!”

「是谁……在叫我?」

微微睁开眼睛,看到的仍旧是模糊的人影,耳边是呼啸的风声,雪花落在脸上化成水滴,宛如眼泪一般从脸颊滑落,斯雷因下意识地动了动冻红的指尖。

「还好,知觉还在」

所以,这一切都不是自己的臆想,不是回光返照一般可怜的祈望。

还好,这是真的。

斯雷因怎么都不敢相信,她来了,在自己最危险无助的时候出现了。就像,最开始那样。那一瞬间,斯雷因觉得似乎一切都不曾改变,自己曾经所做的一切并不是毫无意义,他不曾后悔过,那些过往,那些情感,那些长久以来在脑海里浮现的画面,回荡耳边的细语,那么真实,那么脆弱。

虽然眼睛已经睁开,瞳孔却依旧涣散。隐藏在风雪之下,那世人不曾看过的特洛耶特伯爵的真实,通红的眼眶,眼中打转的泪水,颤抖的双手,仿佛是一个受尽委屈的孩子。

“斯雷因!你怎么还没离开!伊奈帆不是说已经全部转移了吗!”

看着眼前焦急的女孩子,斯雷因一下子就笑了起来。伸出手在冰冷的地上摸索着握住她的手,借力一下子把身体撑起来,猛地把眼前的人拥入怀里。

「如果你要来,我怎么可以走」

“没关系的。”紧紧地把人圈在怀里,在她的耳边喃喃。这久违的温暖,在冰冷的空气里让人更加依赖,长久以来内心的孤独,痛苦似乎一瞬间被偿还。怀里的人一阵诧异。

“斯雷因,我们的时间并不多,要赶紧找到Aldnoah的控制台。”

过了许久艾瑟依拉姆轻轻推开他站了起来,指尖传来发丝滑过的不真实感,让斯雷因有些恍惚,他抬头望着眼前的人,似曾相识的坚韧与认真,却又增添了一丝让人不易察觉的憔悴。

「也对,十五年了,我们都会变」

三个小时前/丟卡利翁

“真没想到他们居然会坐到这个地步!”雪姐重重地拍着桌子,那些反动的火星骑士彻底激怒了她。控制室里的每个人都低头沉默不语,大家心知肚明,无论怎么委婉地说,都会刺痛艾瑟依拉姆,因为这次反动的主谋正是她的丈夫——库兰卡恩

“现在除了让公主殿下去关闭Aldnoah,没有其他的办法了。”许久,伊奈帆缓缓开口,艾瑟依拉姆略微诧异地转头看向他,投去的目光却被回绝。偏过头,望着窗外的大雪,伊奈帆眼里泛起一丝异样的情感。

「如果你知道了真相,会不会后悔曾经做过的决定」

控制室又回归了一片沉默,伊奈帆的提议被默认排在了最后。地球方还没有完全破解Aldnoah,公主如果出了什么事,那就是巨大的损失,火星骑士也会借口趁机发动战争。然而就在众人一筹莫展的时候,艾瑟依拉姆突然站了起来,几个决策的军官立马跟着站起来想要拦住她,气氛一下子紧张了起来。

“没事的,我只想一个人静一静。”艾瑟依拉姆低着头,语气坚定却隐藏不住内心的颤抖。“让她去房间吧。”雪姐对着几个军官挥挥手,静静地看着艾瑟依拉姆在众人视线之中一点点消失。“唉。”小声叹着气,她把目光转向仍旧盯着窗外的伊奈帆,心里一沉。

「这就是你的决定么,伊奈帆」

“有机体正在脱离主舰!”一旁的侦查官突然叫了起来。“驾驶人员是……公主殿下!目标陆扬城!!”一下子所有人的神经都紧绷了起来,众人心照不宣地看向雪姐,她刚刚故意放走了艾瑟依拉姆,现在又会做出什么决定呢。

“跟着她,扫清周围的敌机。”

倒计时一小时/陆扬城

“Aldnoah的控制台应该在陆扬城的最底部。”斯雷因跟在艾瑟依拉姆的身后,温柔地提醒着她,显然时间的流逝已经让她变得焦急和不安,开始毫无头绪地到处乱转。

“……”

艾瑟依拉姆并没有回答斯雷因,所剩无几的时间和迷宫一般的陆扬城让她无法冷静下来思考,甚至没有听见斯雷因的话。

就在艾瑟依拉姆不知所措的时候,突然从手心传来的温暖让她一愣,回过头发现斯雷因正握住她的手,幽蓝色的眼睛坚定地看着她。

“别担心,我会守护好公主殿下的愿望的。”

艾瑟依拉姆任由斯雷因牵着自己的手,一步步向陆扬城的底部靠近,望着眼前这个男人,心里觉得他一点都没变,还是那么温柔,那么……忠诚。

“到了。”

头顶传来斯雷因的声音,让艾瑟依拉姆一下子回过神来,似乎是意识到了什么,她突然背过身去。

“请公主殿下进去停止Aldnoah吧,我会在这里守着直到您回来。”

艾瑟依拉姆快速地用手抹去了刚刚的眼泪,余光瞥见了身后的斯雷因。他正笔直地靠墙站着,警惕地观察四周的情况,气势不输当年他身为伯爵的时候。很难让人相信,这是一个在监狱里呆了十五年却又出来为了别人而冒生命危险的——”已死之人”。

艾瑟依拉姆摇了摇头,把目光从斯雷因身上转开,努力让自己把精力都集中在眼前的Aldnoah控制台上。

“我以女王之名,……”

爆炸成功被阻止/陆扬城外

从控制室出来,艾瑟依拉姆和斯雷因便是沉默着一前一后地向外走,谁都不说话,但谁都明白,接下来他们要面对什么。

“斯雷因,我……”

瑟薇刚准备开口,手里便被斯雷因塞了什么东西。低头看,手中银色镀金的手枪正泛着寒光,却仍残留着他手心的温暖。艾瑟依拉姆惊愕地望向斯雷因,而他已经退到了离她不近不远的地方。

“请您,拯救我吧。”

「谢谢您,给予我的那些美好的回忆」

「能和您一起看这蓝天,大海,飞鸟,是我最后的愿望」

“地球人很快就会赶来,如果发现我还活着,势必会引起火星和地球两方的恐慌,倒不如让您了结我,这样一切就都结束了。”

斯雷因的语气温柔且淡然,似乎一切早就注定如此,他轻轻地阖上双眼,等待着艾瑟依拉姆下一步的动作。

「原来让我丢掉勺子,是为了让她看到我的离去啊」

「说起来也不是第一次被她用枪指着了」

「这种事情,已经无关紧要了吧」

一瞬间斯雷因的脑海里闪过潮水般的回忆,痛苦的,美好的,每一件都清晰地在眼前重现。眼泪不自觉地落下,嘴角却又微微上扬,这一刻,过往的情感比任何时候都令斯雷因沉溺。那些不敢面对的,不敢想起的,像是尖刀扎在心上,每一下,都让他窒息。

「是因为自己快要死了吗」

看着眼前流着泪却仍微笑的斯雷因,艾瑟依拉姆垂下了刚刚举起枪的手。她记得那个微笑,她记得那些眼泪。曾经那个给自己讲述地球的少年,那个在所有人都觉得和平是不可能的时候相信自己的少年,那个起誓做自己一辈子骑士的少年。

那个十五年仍旧守护自己的斯雷因。

那把银色镀金的手上在雪地里滑出了一道好看的弧线,一个又一个脚印慢慢靠近斯雷因,最终一双手臂把他拥进一个温暖的怀抱。

“带我走吧,斯雷因。”

「去一个可以看蓝天,大海,飞鸟的地方」

「人民和骑士,让我自私地选一次吧」

“可……”

斯雷因一时间不知所措,低下头看着正抱着自己的公主,虽然在风雪之中,脸上仍旧泛起了一丝红晕。即便是岁月也没法改变他——那个曾经陪伴在她身边的温柔的少年。

“这是我的愿望。”

艾瑟依拉姆小声地嘟囔着,紧紧贴着斯雷因温暖的胸膛,感受着他逐渐加快的心跳,以及她看不见的,他脸上慢慢扬起的微笑。

“好。”

陆扬城外,风雪依旧肆虐,隐没了一架渐行渐远的机体。

“这样真的没关系吗,伊奈帆?”

雪姐小心翼翼地询问着一旁不吭声却把一切都看在眼里的伊奈帆。

“嗯。”

「一般来说公主和骑士的结局应该不是这样的」

「这种事,已经无所谓了吧」

没有人知道艾瑟依拉姆和斯雷因后来究竟去了哪里,爆炸被成功阻止,库兰卡恩也接受了制裁,蕾穆丽娜登基成为新的女王。此后火星和地球保持着十几年或者更久的和平。

Für Immer=Forever

这便是我要的永恒——斯雷因

FIN.




















评论
热度(4)
© 一川 | Powered by LOFTER